吃货“其实也没有必要那么精确吧?”黄龙心里想着,然后把那个脑袋和上半身接在了一起。
  小白看着黄龙做出来的模型,忍不住张大了嘴巴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,说道:“龙哥,这个就可以完美地模拟人体了吗?”
  “小白,你要记住,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完美的东西,也没有百分百的复制品,我这么做的缘故也只是有个经验罢了!”
  小白听了黄龙的话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而黄龙则是深吸一口气沟通起了自己的金蚕蛊,但过了三分钟之后金蚕蛊依然没有什么反应。
  黄龙忍不住了说道:“肥虫子,你他妈的快点出来!”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……
  金蚕蛊再一次从黄龙的那个地方之中钻了出来,那一种酸爽感没有经历过的人是理解不了的。
  小白见到黄龙那难受的表情之后,不厚道的笑了,同时下意识地觉得自己菊花一紧。
  再看看那金蚕蛊,在黄龙的面前飞舞着,金黄色的外表还有身上黑色的神秘花纹,衬托的这一只肥虫子高贵的很。
  金蚕蛊似乎在控诉着黄龙对自己不当的称呼,同时也发现了一个陌生的目光在盯着自己。
  只见金蚕蛊朝着后方一瞧,啥也没有啊!
  “肥…小金!我需要你帮个忙可以吧?”黄龙用商量的语气和金蚕蛊沟通着,金蚕蛊则是朝着黄龙飞了过去在黄龙的头顶上盘旋。
  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黄龙自言自语道,作为蛊虫的主人,黄龙也不知道金蚕蛊的意思到底是什么。
  “龙哥,我觉得他的意思应该是想要什么报酬吧?”小白用人类的思维揣测着金蚕蛊。
  “是这样吗?”黄龙抬起头来对着在自己头上盘旋的金蚕蛊问道。
  只见金蚕蛊回到了和黄龙平视的位置点了点头,又飞到了黄龙的药柜子的位置,那里有黄龙收集来的很多名贵的药材。
  “这小子不会是要吃这些东西吧?蛊虫难道不是喜欢吃虫子吗?”黄龙无奈的笑笑,却还是点头了。
  那些药材是很珍贵,却有很多可以得到那一种药的途径,只要金蚕蛊不吃天星草对于黄龙来说就无所谓。
  金蚕蛊见黄龙点头了,就很欢快地在黄龙的周围飞舞着,那样子就象在说:“长官,请您下令!”
  人体模型有了,金蚕蛊也搞定了,现在黄龙要做的则是将那一根银针弄进模型的体内。
  脑干没有模拟出来,朱圣亮体内的银针的位置大体上就是脊柱和大脑连接的地方,黄龙决定把银针扎在那里。
  只见黄龙掏出一根针灸专用的银针,发现和朱圣亮体内的多少有些不同。
  众所周知针灸所用的银针,为了方便施针做的一头大一头小,朱圣亮体内的那一根则是一根非常细的银针。
  “看来得截断了!”
  黄龙说完,运转着自己的真气直接用两根手指的力量,把手中的那一根银针比较大的一头截断了!
  看着那一根被自己截断的银针,黄龙多少是有点心痛的,对于一位医生来说,特别是中医对于自己的银针大多数都有一种感情在里面。
  黄龙也不例外,但和救人比起来黄龙还是选择了将自己的银针截断。
  “小白,你要记住只要不是特殊原因,一个中医是不会把自己的银针截断的,这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信仰。”
  黄龙说完这句话回想着朱圣亮体内的那一根银针的位子,然后运转起了自己的真气,隔着空间只见那一根银针直接射进了人体模型的内部。
  脑袋和脊椎连接的地方,被黄龙的银针直接扎了进去。
  “金蚕蛊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!”黄龙做完了这一切,对着他那一只在空中飞舞着的金蚕蛊说道。
  听了黄龙的话,金蚕蛊又傲娇的飞了一会,见黄龙真的有点生气了便一溜烟的飞到了人体模型的位置。
  “这东西虽然不是人类的身体,不过大体上的性质差不了多少,你放心进去就可以!”黄龙对着金蚕蛊说道。
  过了差不多两分钟,金蚕蛊从模型上面盘旋了好一会打消了疑虑最终还是飞了进去。
  金蚕蛊接触到模型的那一瞬间,黄龙几乎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全视之眼给开启了,只见原本是实体的金蚕蛊忽然变得虚幻了起来。
  人体模型的状态没有变化,甚至原子的排列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,却有一团金色的发光物体透过了那个人体模型直接钻了进去。
  按照黄龙的安排,金蚕蛊的任务就是把模型当中的那一根银针取出来,或者直接把那一根银针给吞噬掉。
  “小金,你干嘛呢?”黄龙见金蚕蛊在银针旁边嗅了一会之后竟然又离开了,忍不住吼了一句。
  全视之眼之下的金蚕蛊是一团发着金色光芒的半固体,听到黄龙的声音之后稍微抖了几下,再一次朝着那一根银针飘了过去。
  小白疑惑地看着黄龙,想要问黄龙是如何知道里面的动静,但还是忍住了。
  自己龙哥想要告诉自己的,早晚会告诉自己的,不想告诉自己怎么问也没有用的。
  小白正胡思乱想着,忽然听到了“叮铃”一声,刚刚黄龙射进人体模型当中的那一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