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什么,我穿那么多衣服都没用?”杨素有点慌了。
  死不死的说起来都很虚,问题在于死前你要受罪,要经历痛苦,不是睁眼闭眼那么简单,多少轻生的人都是怕疼劝退的,所以大家怕的不是结果,而是代价。
  黄龙当然也不知道这种感受,对禁术产生的任何效果他都不熟。
  “应该不是被气温影响的,而是你身体里发冷。”黄龙判断道。
  很明显,正常发冷是因为周围环境低于体温,体温就会朝外面传递,再加上身体活动的发热,这是一个平衡。
  现在的气温不可能会让人觉得冷,况且他们才经历过剧烈运动,此时应该是发热才对,那么这样的话,发冷的原因就是在本身了,肯定是病了。
  黄龙有些担心地摸着杨素的手,惊讶地发现她的体温在下降!
  这样丢失体温会有生命危险的,黄龙此时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,就因为没有类似经验。
  “你怎么样?”他抱着杨素问道。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  杨素觉得很难受,那种骨子里的寒意哪怕只有一点点,都让人觉得不舒服。
  她抱住了黄龙,忽然感觉这样好受了一些,于是就像是一只虫子在晚上发现了光明,再次把黄龙按倒在床上,这时候黄龙是不敢拒绝她的,因为身体有一种自愈的本能。
  身体的本能就是你在下意识的时候做的事情,恰恰是对你有利的事。
  所以该发生的事情,又发生了一次……
  一切平息之后,黄龙觉得奇怪,这时候杨素的身体已经摸不出任何寒意了。
  他不知道是哪个环节起到的作用,只能就这样休息,两人睡到了天亮。
  早晨醒来,杨素看到了身边的黄龙,心里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安稳,她很多年没睡过那么好的觉了,一直都发生着各种让她不安的事情,可黄龙一旦在身边她就有安全感。
  “你还冷吗?”黄龙也醒了过来。
  “还可以,就是也没感觉多热。”杨素摇着头。
  他们完全贴着,黄龙都能感觉到那个热度,但杨素却一点都不觉得热。
  黄龙有些急,问她:“那你昨晚发冷是怎么消除的?”
  杨素有些尴尬,低声说:“就是……和你那个的时候。”
  黄龙也有些郁闷,真要这样的话,那还了得,杨素岂不是一天都离不开自己了,这么搞会出事的,又问杨素:“能确定现在没事吗?”
  “不一定,我觉得又要发冷了。”杨素摇头说。
  这才几个小时过去啊,黄龙如果要帮她缓解,一天哪里都不能去了。
  黄龙还是决定照着书上说的来:“那我们试试喝酒吧,这个应该管用。”
  杨素有些不情愿:“我不喜欢酒味,以前是滴酒不沾的。”
  “可是你也要替我考虑啊,这才过去几个小时,一天我得帮你缓解几次?”
  黄龙说出这些话就显得有些凄惨,但其实他身体扛得住,就是不怎么有时间这么耗,总不能一整天地那啥,不做什么正经事吧。
  对黄龙来说,此时身体已经很强了,这也是天魔曲的作用。
  一个正常的男人,你可以骄傲地说一天几次,但你敢说第二天接着来吗?
  正常都有峰值低谷的区别,黄龙现在可以全都是峰值,他怕的只是浪费时间……
  而杨素此时把黄龙当一般人看呆了,确实,她这样要求再厉害的男人也顶不住的。
  “那好吧,我出去看看小卖部开门了没有。”
  她要起来,被黄龙摁了回去,被子结结实实地盖住说:“我去吧,你现在是我观察的病人,今天最好也休息,这禁术还没有完全掌握,等我们熟悉了规律再说。”
  杨素就安心地躺在被子里,甜蜜地接受着黄龙的照顾。
  她觉得自己经历了很多,几乎是一个女人的一生了,所以表现得并不生涩,但那一切都只发生在她梦里,也就是她的幻想之中,她以为是真的,其实不是。
  有了这些虚构的经历,她就觉得自己跟跳广场舞的大妈经历也差不多。
  有了老公多年还养了儿子,还能得到黄龙这样无微不至照顾,她十分感动。
  此时黄龙也没打算纠正杨素的那些幻想,这一晚上对她其实也是暗示吧,有了阳气什么鬼魅都驱赶了,以后她也没什么借口再梦到这些,这算是一个结束。
  黄龙出去买酒,还买了不少,从外面超市搬来了好几箱。
  有高度低度的,有白酒黄酒,啤酒葡萄酒,弄来了一大堆。
  放到杨素的房间里,此时杨素还没起床,她觉得比刚才更冷了。
  其实现在的程度她并没有感觉太冷,只是很难受。
  那一点冷意如鲠在喉,使得杨素非常的不舒服,黄龙让她披着被子下来。
  桌子上,黄龙把自己能搞倒的酒都打开了,一起摆着好多瓶。
  “你自己来感觉,喝那些合适,哪些是你喜欢的。”
  黄龙让她选,杨素看了半天,凑过去开始闻,忽然奇怪:“咦,我为什么喜欢这个味道?”
  “那就对了。”黄龙笑道。
  杨素看了看黄龙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