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自己房里的时候,黄龙依然为玉秀可惜。
  那么好的一个女孩,比谁都不差,偏偏没感觉,再加上背着几条人命,更让人望而却步。其实这种冷淡可能有很多原因,黄龙不敢确定,因为不能做详细的检查。
  见面还不到一天,黄龙也不会为这种事就冒生命危险的。
  反正玉秀也不会因此怎么样,她健康得很,所以这种事情不着急。
  黄龙回房间躺了一下,回想那个老头,他确实没什么道理来找玉秀,就是黄龙顺口说的,正常应该是找美女,但找玉秀等于找死,那么多年老头应该是知道的。
  再说,那么多年都有机会,为什么偏偏挑今晚来……
  忽然黄龙坐了起来,他觉得老头今晚会来,不是找玉秀,而是找自己!
  如果是真的,那就有希望了!
  要是不来,那说明老头跟天魔曲没什么关系,黄龙找错人了,但今晚老头来过一次了,还问了玉秀黄龙在哪里。虽然玉秀说黄龙住店去了,可黄龙还是留下了痕迹,让老头知道自己就在这里,如果他知道天魔曲,就不该察觉不到黄龙就在房里。
  那就等着今晚看看吧,黄龙马上关灯睡觉,给那个老头机会。
  当然黄龙哪怕是睡觉,也会对周围有察觉的,他调整自己的呼吸细听周围动静。
  就这么睡了大约六个小时,靠近天亮的时间,黄龙都以为老头不来了。
  这个时候有了动静,黄龙听到客厅发出了声音,不是玉秀的声音。
  玉秀的行动发出声音很实,是正常人活动的自然声音,而这个人的声音比正常人活动的声音小,明显是带着一个收劲,一般来说都是小偷进宅蹑手蹑脚的举动。
  而且这个人不一般,知道怎么减轻自己的声音,明显练过。
  黄龙知道老头来了,应该不是小偷,这年头小偷进屋也偷不到什么东西。
  于是黄龙也蹑手蹑脚下床,来到门后面注意听,考验真功夫的时候到了,这才是基本功的考教,黄龙觉得自己比对方要厉害一点,因为对方听起来没自己稳。
  正好门上有缝,黄龙透过门缝一看,果然是那老头!
  可他为什么往玉秀的房间瞄,难道说真的不想活了?
  黄龙没有轻举妄动,只是注意观察,他就发现那老头没进去,而是开始检查其他房间。
  现在进一步确定,起码今晚不是来找玉秀的,绝对是找黄龙自己。
  一直等到老头查到黄龙所在的房间门口,低头还要往里面看,这时候黄龙就直接开了门,老头也僵住了,黄龙问他:“你来找我的吗?”
  老头二话不说掉头就跑,他居然动作轻盈飞快,但黄龙更快,直接也追出去了。
  外面的动静也惊动了玉秀,她披着衣服出来看,人影都没见着,但她同时发现黄龙的房间空了,房间门也开着,还有外面大门也开着。
  玉秀连忙也追出去,可她才出到院子,就看见黄龙把老刘叔按在地上。
  “你们这是干嘛?”玉秀莫名其妙。
  “要干嘛你问这老头。”黄龙压着不然老头起来。
  现在玉秀也疑惑了,走过去问:“老刘叔,这大半夜的,你在我这里干什么?”
  老头眼睛转了两圈,指着黄龙说“这小子外乡来的,大半夜住你家里不好,我就来看看他是不是心怀鬼胎。”
  “这理由说不过去。”
  黄龙当即就反驳了,“首先你也不是本地人,还有玉秀在村里都这样了,不管谁能看上她都是好事,再说就算有什么图谋也轮不到你进宅,你当自己是警察呢?”
  “我……”老头接着编,“小老弟,我是为你好啊,她身上背着人命呢。”
  黄龙摇头:“她的事情我听说了,如果你为了救命才半夜进人家里,那么之前死的那些人你怎么不救?”
  “那是……以前我不信。”
  “别装了,你冲我来的,因为你看出我身上有什么,对不对?”
  老头忽然喊道:“你不能对我怎么样,你也不是警察。”
  黄龙想了想说:“邪门的东西我也会搞,我这招叫二十四桥明月夜,下到你身上警察也看不出有什么,当然最后也不会死人,就是能让你难受一点,想试试吗?”
  老头在地上又沉默了片刻才说:“好吧,我告诉你天魔曲的传人在哪里,但你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,不能出卖我。”
  为什么他那么害怕被人知道是他说的,难道天魔曲真的很邪门,传人都很厉害?
  不管怎么样,黄龙先答应下来:“可以,我找到人就行。”
  “市里中医院,你找一个叫冯德明的人,他会告诉你。”老头气很虚地说。
  黄龙等他说完就直接放开:“早说不就好了,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,不过如果你是骗我的,我回头就能找你,反正你半夜进人家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  于是老头站起来,慢悠悠地整理衣服,谁也没有看,直接走出玉秀的院子。
  出去的时候,他佝偻着身子,仿佛十分苍老。
  但黄龙知道,他刚才逃出屋子的敏捷,也没几个年轻人追得上!
  玉秀还疑惑呢:“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