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龙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回头,只看到身后站着几个身影。有个人手中还提着一条狗,其他人拿着几个棍状物,貌似是射毒镖的气枪,离黄龙最近的人手中拿着一根粗大的铁链,几个人都戴着头盔,看不清长啥样。
  黄龙二话不说,起身就跑,这帮生瓜蛋子真敢下手,手还没轻没重的,就偷几个狗的事情,幸好自己刚才躲的快,不然自己后脑勺被敲一下,不死成傻子了咋整,自己可是马上有老婆的人。
  “你站住!大生子,追上他!”
  毕竟天太黑,黄龙跑的太急,没注意路,跑着跑着踩一个砖头上,不小心把脚给崴了,黄龙吃痛,一下子趴在了地上。
  “孙子,跑的挺快啊。”
  手中拿铁链的小子很快追了上来,一脚踩在黄龙背上,手中铁链一下子砸黄龙脑袋上。黄龙吃痛,心中一股血性起了,也不躲闪,抓着这小子的裤腿,一使劲,把这小子给也弄倒在地上了。
  这小子倒地之后,手中铁链挥舞不起来,被黄龙压在身下,黄龙摸索着刚才把自己绊倒的砖头,另一只手去抓这小子的下体,挥铁链的人一把被黄龙抓住蛋蛋,疼的受不了,惨叫出声。这时他的同伴才从后面跟上来,乱糟糟的,只见有人高喊一声:
  “放开大生子。”
  说罢这个人扔掉手里的气枪,脱掉自己的头盔朝着黄龙头上砸去,黄龙一个躲闪,这头盔砸在黄龙眼眶上,直砸的鲜血直流。
  黄龙视线模模糊糊的,下意识的朝着砸自己的人膝盖就是一板砖,这人被砸的跳了起来,没站稳也倒在地上,黄龙从锁链男身上起来,抓住刚倒地人的头发,就是一板砖了上去,因为太用力,搬砖都被砸成了两半。
  “你特M...”
  身后传来几人的大骂声,黄龙睁起眼睛,大吼出声:“申强!我知道是你们几个混小子。你们要是敢往前走一步,我让这小子脑浆子出来。”
  申强几人虽然愣了愣,也不敢上前,半天之后申强才开口:“嗨!我当是谁呢!原来是黄医生。”
  “你们这几个混球,同村的狗你们也偷,你们要不要脸。”
  “嗨!黄医生!只是最近口头馋了点,咱村的狗养的好,别的村的狗没法比不是。”申强见认出来了,也不好意思再干什么,毕竟这几个人虽然愣,但是刚才热血过去之后,也知道今天总不能真把黄龙怎么样。
  “呸!你们也真干的出,快疼死我了。”黄龙放开手头里的人,骂骂咧咧的站起身来。
  “黄医生,你看今天这事,咱就当不知道?”申强有些着急,毕竟这事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,以后真是连走路都难。
  黄龙知道这申强,从小学就没了爹妈,村里集体凑了点钱,好歹供他上完了初中,这申强虽然小时候没少受白眼,不过对村子是有点情谊的,村里虽然知道这小子混,但是对本村人都还不错,也就没想着最近偷狗这事是这小子带人干的。
  “这事哪里能当没发生,你们开玩笑呢?”黄龙这话说完,申强脸色都变了,手不自觉的摸上了手中的气枪,然后就听到黄龙说:“地上这小子是顺儿吧,还不赶紧抬我那缝两针,想啥呢?”
  “得嘞!”申强几人听黄龙话里的意思,如获大赦,申强赶紧把摩托车开过来,拍着后座说:“黄医生,坐我后边来。”
  黄龙也不推辞,一瘸一拐的坐到了申强摩托车上,几个人把摩托车开到黄龙的诊所,申强扶黄龙下了车,黄龙从裤兜里掏出钥匙,打开门让几个人进去。
  “坐好了。”
  黄龙让顺儿坐好,拿出剪刀,就开始给顺儿剃头。顺儿说道:“唉!黄医生你轻点铰,疼!”
  “给你治病呢,哪儿那么多废话,你要是不想缝就直说。”顺儿不说话了,这家伙虽然是个混人,但是得罪医生这事还是做不来。这时申强接话道:
  “黄医生这看不出来啊,练过啊。”
  “以前学中医的时候练过点功夫,自古医武不分家。练了几年也没啥大进步,就练了一点胆气,最起码碰到你们这样的,不会怂。”黄龙给顺儿剪完头,拿出酒精棉球给顺儿消毒,疼的顺儿龇牙咧嘴的,也不敢大声说话。
  “黄医生这真高,文武双全,不像我这种大老粗。”
  黄龙见申强给自己灌迷魂汤,撇了撇嘴,说道:
  “别藏着掖着了,今天这事我就当没看着,你们该干啥干啥,不过以后村里要是再丢狗,我可保不齐不会说出去。”
  “那肯定不会啊,也就最近身子虚,镇子上老八说吃这个狗肉能补补,还说咱村的狗自古以来就有名,叫什么膳狗,吃了大补,我这就起了点歪心思。”
  黄龙最近也是得到滋润的人,对这事情也有点兴趣,毕竟照顾两个,自己也不是铁打的,总得补补不是,但明面上也不好说,只能旁敲侧击.
  “行啊,申强,最近和哪个姑娘好上了?”
  只见申强竟然扭捏了起来,一个大男人,坐在那搓手指看的黄龙一身鸡皮疙瘩,黄龙也是好奇,哪家姑娘这瞎了眼看上了这货,呸呸,这申强也只是命苦了点,心底还是个不错的人。
  “镇上的,本来只是玩玩,没想到人家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