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龙抬手指了下房子:“这里是用来干什么的?”
  “临时落脚地。”墨镜男很痛快的说道。
  一个临时落脚地,竟然装修的这么齐全完备,杜少在一旁忍不住吐槽,说这人是不是有钱多的疯了,黄龙看着也觉得有些夸张。
  当然了,要是往深里面想,黄龙觉得对方的考虑定然不只在这一层面上,什么所谓的让手下有个比较舒适的环境居住等等。
  如果黄龙没有猜错的话,像是这种人,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,不管在哪里逃脱,若是警方或者是对手找到这个地方,定然以为是老巢,从而迷惑混淆向对方,然后转移自己的阵地。
  只是现在,黄龙对这些没有任何的兴趣,直接问道:“说吧,你将娜娜抓来想要做什么。”
  墨镜男吸了口烟,“我说过,我只想要狼砷的命,如果狼砷肯怪怪的将他的命给我,那别的人一概没有关系,但是如果他不愿意的话,那么自然而然就应该别人给受着了。”
  说罢,墨镜男笑了一声:“其实这一点上我还是挺佩服你的聪明力的,你并没有将这件事情通知狼砷,对于你我来说,都是一个好消息。”
  黄龙的眉头微微皱了下,但是不太明显。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墨镜男直接翘起二郎腿:“狼砷那边我一直派人盯着,没有任何的动静,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孙女落入了我的手里面,不可能那么淡定的。”
  黄龙嘴角上扬:“难道你就不怕这是我和狼砷两个人的计谋,故意让你上钩?”
  墨镜男的眼睛里面明显有一丝慌乱,但是很快被自己的笑容和故意所做的夸张的表情所掩饰:“你认识狼砷才几天,我和他都已经是十多年的旧人了。”
  “狼砷这个人天性多疑,谁都不信,不管是再亲近的人都会保持适当的距离,更不要说你了,如果从你这里得知消息,对方肯定会坐不住的。”
  黄龙只讪讪的笑了笑没有说话。
  “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”黄龙试探性的问了句。
  “本来我想要通知狼砷,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,我觉得先斩后奏可能更好玩。”
  黄龙和杜少对视一眼,两个人都了然了对方的想法,墨镜男这是豁出去了,想要通过伤害娜娜的方式来达到报复狼砷的效果。
  “如果这样的话,你不怕狼砷的报复吗?”杜少试探性的问了句,想着暂时拖延时间。
  墨镜男并没有回答,而是拍了两下手,二楼的一间房门直接打开,里面人赫然出现,一个男人,紧紧地抓着娜娜被捆绑着的手,然后推搡着对方下楼来,而娜娜一直睁大眼睛,想要吼叫,但是嘴上一直被粘贴着东西,很明显叫不出声。
  看着对方眼睛里面全然都是恐惧,黄龙与对方对视,给了娜娜一些安慰,让对方不要害怕,果然,对方眸子里面的恐惧淡然了很多,整个人也慢慢的开始变得冷静了。
  两个人从一楼外面推进来一个类似于单人床的东西,但是上面零星的器具很多,看了眼杜少直接身子一紧,黄龙也后知后觉,发现这哪里是简单的一张床,分明像是死神来了里面环环相扣的拿人体做实验的残忍设置。
  床上有菱形磨具,棱齿尖利,如果是人的皮肤挨上去,只恐怕几秒钟的时间,便被搅成肉泥。
  而还有尖刀、锯子一类的东西,光是看着便心中胆颤。
  而这空当,娜娜想必也是发现了,整个人发出崩溃的呻吟声。
  墨镜男笑了一声:“这个应该很好玩。”
  “变态!”杜少忍不住,直接骂了句。
  本以为这番交谈,对面人起码能够有所放下,但是现在看来,黄龙的判断是错误的,墨镜男显现的根本不像一个正常人。
  黄龙看向对方的眼神也明显变了许多,定然说了句:“恩怨这个东西,本来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,不必要非要牵扯上别的无辜的人。”
  像是被黄龙这句话刺激到了,那人直接站起来,“无辜?”
  看了眼娜娜,墨镜男直接冷笑道:“她既然是狼砷的亲孙女,既然身体里面留着的是狼砷的血,那就不算无辜,就算是死,也是死有余辜。”
  杜少也忙道:“你刚才还说自己是做正经营生的,现在怎么口口声声说着要杀人的事情。”
  墨镜男的嘴角扯出一丝讽刺的笑容来:“小兄弟,都什么年代了,怎么还这么天真单纯。”
  说着,抬手,示意那个人开始操纵。
  将那张单人床直直的摆在当地,然后将电源插座插好,顿时,那些之前看起来便比较恐惧的锯齿开始震动起来,不停地旋转着,而尖利的匕首一类的器具也在不停的摇晃。
  在墨镜男的示意下,那人就要将娜娜放在单人床上。
  黄龙想都没想,越过沙发,直接走到那人跟前,在娜娜失控流出的泪水中,将对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面。
  一旁的墨镜男说了句妈的,然后将手中的烟头狠狠地扔在了地上,瞬间,一二楼,从不同的房间里面,出来了将近上百人。
  刚才的环境始终是安静的,任凭谁在这种环境中都不会想到,这栋房子里面竟然藏了这么多的人。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