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龙没有回答,反而是让杜少说说自己的看法,针对这封信表达一下自己的见解。
  黄龙微微皱眉,不解道:“看起来好像是有点前言不搭后语,牛头不对马嘴的那种。”
  黄龙点头:“继续。”
  “但是感觉应该不是那么简单,而且这也太土了吧,一个电话或者是短信可以搞定的事情,为什么要这么远派人跟踪,然后就送一封信呢?”
  黄龙直接笑出声,然后慢慢的归于平静。
  “叶文这是在警告我,用一种不易察觉的细微方式。”
  “警告?”杜少有些惊讶。
  黄龙嗯了一声,接着解释道:“他找人跟踪我,首先给我传递一个信号,很简单,他并没有将我当做是朋友,相反,还可能是随时被监视的敌人,他的目的是要让我知道,只要他想,我随时随地可能成为被监视的对象。”
  杜少的眉头微皱,看着黄龙,示意他继续。
  “信上面大部分都是在提及文筱筱,是在警告我离文筱筱远一点,这应该才是他的真正目的。”
  杜少嗯了一声,语气上扬,好像是有些疑惑。
  “那他为什么要采用书面形式呢?如果打电话直接说,既不是简单,又没什么纸面上的证据?难道他不会担心文筱筱有一天会看到这封信吗?”
  黄龙双手环胸,站在窗前,看着远处,眼睛有些深邃。
  “就像是你刚看这封信时候的感觉,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,但是又说不出来的那种,要是文筱筱看到了也应该是这样,我之所以可以看出来,是因为对方跟踪我这一系列就给我了先入为主不好的主观印象,所以才能引入对方对我比较敌对的想法。”
  “至于为什么没有打电话……”黄龙顿了顿,轻笑:“估计是叶文觉得还没有到了直接撕破脸的程度,目前的话,还有一层薄薄的面纱没有捅破。”
  “至于为什么采取信的方式。”微微犹豫,黄龙也不是很肯定,但是还是解释道:“应该是对方在表示自己有恃无恐吧!”
  杜少将信折叠好重新装起来,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看来这个叶文真的不是什么善茬,还真的是被你猜中了。”
  说着,便直接叹了口气,好像十分无奈的样子,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现在就是前面有秦松伺机而动,后面有叶文随时想着扑上来咬上一口,这局面……”
  其实杜少猜测的没错,黄龙也不是很肯定对方是不是基于这个目的,一直在暗处伺机而动的。
  “十点的时候,我还有台手术,就不和你多唠了,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我。”杜少指了下手表上的时间,还差一刻钟,示意要回去准备了。
  黄龙点点头:“去吧!”
  这几天可能是担心黄龙先前因为秦松的事情有什么情绪,院长给秦松这边安排的工作量明显少了很多。
  手机叮铃一声,是条短信。
  “我来临江市培训,有时间见一面吗?”
  黄龙很狐疑,虽然短信末尾落款是王紫逸,但是手机号码确实陌生的。
  之前在酒店的时候,迷迷糊糊做了那样的事情,人家现在都找来了,要是不见面的话,显得自己好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,显得没有担当。
  但是想到自己的未婚妻,自己身边兜兜转转的这些人,黄龙何尝又是一个担当的人。
  无奈的叹了口气,回复了句好,对方很快将地址发送过来,距离医院不是很远,在一家酒店里。
  可能是因为平时就太过敏感,黄龙总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,确切的又说不出来那种,只怪自己应该是太过多疑了。
  金钰正好进来,打了个哈欠,看到黄龙换衣服,忙问:“你要出去吗?”
  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担心病人有什么情况,黄龙问出声,想着自己可以先处理完情况再走。
  金钰轻轻摇头:“这几天院长善心大发,你这边可能是专门给你留着休息的时间,轻松的很。”
  黄龙可丝毫没有听出来金钰这话里面的羡慕,分明是赤裸裸的嫉妒,轻笑一声,解释道:“我出去一会,要是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。”
  金钰嗯了一声,然后背靠在门框,挑眉:“男的女的?”
  “身份不明!”黄龙也挑眉回应,嘴角上扬带着若隐若现的笑意。
  金钰白眼:“鬼才信。”然后便抬手,做了一个挥手的姿势,一边朝着外面离开。
  黄龙到了酒店的时候,一楼大厅是用餐的地方,这个时间点,才十点多一些,还不到中午,所以人不是很多。
  在落地窗靠窗的位置,黄龙一打眼便看到了王紫逸,不过,说不出来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  王紫逸的目光很随意,也没有特别明显的招呼他,就像是知道黄龙会自己找过去一样,因为黄龙到了跟前的时候,王紫逸才抬头看了一眼,没有好奇,没有惊讶,总之来说,没有任何的情绪,只是带着一些微微的打量。
  从对方的一个目光里面,黄龙好像是有一些异常的感觉,一个猜测慢慢的浮现出来,但是还不是十分的肯定。
  “医院不忙吗?”王紫逸直接笑着问道,但是有些疏离的感觉,话里话外的那种气势也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