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脏,头颅,眼珠,头发,鲜血等等一地都是,无数尸体倒在地上,横七竖八的。

而本来还有喷泉的泉水喷吐出的全是鲜血。

北欧仙宫灵气没有被封印,这个地方保存的极好,所以尸体鲜血都保存的极好。

但就因为这样,这个地方也发生了变异。

因为头发在生了根,尤其是远处的一口池塘内的头发,此刻如水草一般一蹙一蹙的,在鲜红的血液之中摇摆,显得极其妖异。

而不少眼珠更是挂在了树枝上,像是结出的果实,一颗颗惨白的眼球如同饱满的果实一般,挂满了树枝上。

宛如一颗颗樱桃树,只是果实是白色的。

而脚下的头发密密麻麻的则全是如同青草一般,踩在上面极其滑溜。

众人进来的那一刻,那些眼珠齐刷刷的转动,全都看向了众人,让人毛骨悚然。

太子长琴眉头一挑,一股炙热的热浪席卷而去,可怕的火焰焚寂一切,高温足以融化一切,连虚空都被烧都融化了。

他是火神祝融之子,对于火之一道绝对是在场之中的佼佼者。

但是火焰横扫而去,比之三昧真火还要可怕的火焰却没有任何效果,反而像是刺激到了什么。

“哇哈哈哈~”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。

让人头皮发麻,阴魂大能都为之变色。

而且下一刻,无声无息,一道剑光横劈而来。

这一刻,所有人都心惊肉跳。

因为那是一股极其可怕的威压。

远处一个女子长发披散,眼眸处空洞洞的,里面没有眼珠,同时干瘪的脸上如同蜡油一样在滴落着黄色的尸油。

她铠甲破烂,但是气机逼人。

“这已经不是北欧仙宫了,这是一座大坟!”

所有人一边拉开距离,躲避那一道剑光,一边开口道。

这道剑光他们没有放在心上。

所以此刻还有闲心谈论。

“不对劲,快!”

亚索暴喝一声。

但是已经晚了。

那一道剑光本来没有什么,但在靠近众人的时候,忽然那道剑光增强了。

而且绚烂异常,犹如一片倒挂的天河。

剑气弥漫,充斥着极其可怕的杀意。

太子长琴第一个被扫中,顿时鲜血淋漓。

而神子允也好不到哪里去,刹那间整个人倒飞出去。

冥神子再一次被打爆了,化作黑雾,扩散出去。

亚索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块巨大的盾牌,盾牌闪烁着耀眼的乳白色光芒,神圣祥和。

但同样的,他也被击飞了出去。

阴魂大能这一刻至少有五人第一时间纷纷化作了碎块。

最惨的就是那些圣君了。

他们几乎第一时间就全部化作血雾了。

圣君在这个地方,连尸体保留的资格都没有。

洛尘倒还好,他在最后面,离得远,很容易拉距离。

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

神秀暴喝。

他们攻打过真龙巢,在天河也征战过。

那种地方,除非遇到偷袭,否则没有人能够伤到他们。

但是刚刚,对方只是随意的一剑,诸多神子差点被秒杀了!这是何等强绝的战力?

“有些麻烦了,那是女武神。”

亚索不断咳嗽,胸口鲜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。

“而且极有可能是女武神之首布伦希尔德!”

这句话一出口,其他人还好,唯独神秀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。

“这打不了!”

神秀直接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懵了。

“姓洛的,这根本不是我们这个级别能够打的。”

神秀冷冷的看着后方的洛尘。

“这是神王奥丁的子嗣,虽然不如其他子嗣,但她是半神,有着半边神格!”

换句话来说,这就是一具神尸。

这里有神子不假但是对方同样也是神子,而且还是女武神。

“诸位要是退,出去之后,我就撤人。”

洛尘直接开口说道。

这句话让天国神子亚索面色一沉。

“试试吧,她已经死了。”

亚索开口道。

如果对方还活着,他们可能掉头就走了。

因为对方是神王子嗣。

但是对方已经死了。

雷电爆发,耀眼的雷霆光柱扭曲一切,奥林匹斯山雷神子出手了,他手握雷电主动攻伐了过去。

而神秀脚下金莲遍地,浩瀚的佛一音犹如请来了诸天菩萨一般。

刹那间,女武神的尸体动了,滑动而来,一剑直接劈开了雷神子的雷电。

那具尸体威压太大了,无数的雷霆直接被荡开。

“还不帮忙?”

这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